adtop
adtop01
当前位置: 重庆热线 > 新闻中心 > 重庆文化 > 正文

追忆牛翁:重庆新闻界孺子牛

   来源:中华网 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8-16 09:27

石桥铺殡仪馆,市民祭奠牛翁。本报记者 高科 摄

临终前刚给老友写了挽联

昨天上午,重庆晨报记者赶到灵堂时,现场已经摆满了社会各界和老人生前挚友送来的花圈。牛翁生前工作过的重庆日报报业集团、重庆广播电视集团(总台)、重庆书法家协会等都送来了花圈和挽联。

“父亲心衰这个老毛病有好多年了,最近冷热变化有点陡,两三天前开始住院接受治疗。”据牛翁家人介绍,牛翁入住重庆市人民医院(原中山医院)后,治疗也都是按常规治疗在进行。14日中午,牛翁一度陷入昏迷,经过抢救苏醒了过来。“下午到傍晚都很正常,意识、思维也都和平时一样。”老人的家人说。在和家人聊天的过程中,牛翁获知了老朋友滕久明过世的消息,躺在病床上的他实在不方便手写挽联,就吩咐女婿把自己口述的挽联记在手机上发给滕久明的家人。

“我住医院病情较重,不克前来悼讣,谨缀一联,以吊:革命后代后代革命;理论研究深究理论。——渝州九十五岁牛翁。”口述完半小时左右,牛翁再度昏迷。抢救了半个多小时后,终告不治。

教育后辈不拿不该拿的钱

在身体较好的时间里,牛翁的日常生活也基本是和书报打交道。他每天的作息是,早晨8点不到起床,简单洗漱、吃过早饭后,就开始在书房里读书看报,写点东西。午饭和午休一般也都是在书房。

对后辈的请求几乎有求必应

老人的率真和对新闻同行、后辈的勉励在重庆新闻界几乎可以说是有口皆碑。一方面,牛翁的诗词成百上千,对来求字求文的人他几乎有求必应,且从不主动索求报酬;另一方面,遇到后辈,他总会勉励扎根到基层去。2011年,重庆晨报记者采访牛翁时,他就曾题字,“无论时政油盐事,切关民生贵在真。”

三十年前,吴景娅还是一个刚踏入新闻界不久的“新手”。“个性、锋芒比较突出,那段时间也因为大意,出过一些错。”吴景娅说,这一度令自己陷入了对职场的厌倦和迷茫,“我的公公和牛翁是好朋友,他就建议我去找这位老记者聊聊。”吴景娅至今记得,“那天牛翁讲了很多自己人生的起伏。真的感觉就是和他聊过,就通透了。”

本报记者 裘晋奕

逝者生平

1950年进入重庆人民广播电台,历任记者、文艺广播组组长及广播报副总编。1979年后,任重庆人民广播电台科教部副主任。

1985年参与创刊《重庆晚报》,兼任顾问。此后主笔《重庆晚报》一版言论专栏《朝闻夕议》10年之久,累计千余篇,被读者视为报纸的“喉舌”和“舆论焦点”。2003年4月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《朝闻夕议》一书,30万字,收文共322篇。

重庆烈士群雕碑铭、杨闇公烈士铜像铭、重庆解放碑步行街碑铭等重庆标志性建筑或重大历史性建筑的碑铭,都出自牛翁之手。

adl03
adr1